【我与转学生的特殊关系】(04)

4。
  「嘿~这就是庆华所住的公寓房间吗?」
  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不需要我介绍了
  星期日,一大早的我们就按照原定行程来到了我家进行搬运行李的工程,我已经决定要跟樱住在一起了
  我们就这样来到了我所住的房间门口,就在这时从隔壁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
  「早啊!刻城哥」
  「哈呼~咦?庆华你回来啦!已经很久没…!!」刻城哥看到在我身旁的樱,摆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个美女!看起来应该是日本人…是新住户吗!?」「她是我的女朋友,名字叫雪之木樱,从今天开始我要搬去她家住,所以我们是来收拾房间的」
  「蛤!?果然是庆华呢!很照顾女生又很有男子气概,难怪会这么受欢迎!
  所以你是来搬家的?」
  「阿哈哈……是阿」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樱已经早一步进到了房间里「既然如此,那我寄放在你那里的东西…」在刻城哥讲话时,我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怨气?应该说是很重的杀气正针对着我而来明明背后被那股不寻常的杀气弄得很热,但我却还是因为莫名的一股寒风而起鸡皮疙瘩
  接着我感觉到有手拉了我的衣服「呐~庆华~」,原来是樱阿,正当我转头过去要跟她讲话时
  「庆华~这是甚么东西啊??在你的床底下…」樱的手上拿着封面为裸女的杂志贴到我的脸上
  「阿…这是刻城哥当初放在我这的!」刻城哥也点头表示没错,我这才觉得刚刚的杀气已经消失了
  啊咧?到底是谁啊…真诡异
  再将刻城哥放在我这里的东西归还之后,我跟樱就进入了房间里开始整理我的行李
  幸好我的衣服没有很多,基本上根本不用十分钟就能整理好了,只剩下我的个人物品
  「庆华,这照片是?」樱指着桌上的相框里的照片问我照片上是我跟一名女生的合照,但并不是樱,看起来年纪跟我相仿的这名女性,关系有点複杂啊…
  在刚升高一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加入过排球社,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名叫林惠萱的高二学姊,她跟樱给我的气质差不多,都有着高贵优雅的感觉而对於运动社团来说,肢体接触是一定会有的,我跟惠萱同一组的时候也多少会有
  过了半个月之后,为了通过老师的考试,惠萱特地在前一天放学将我留下来特训
  在练习了三十分钟后,惠萱在挡球落地的时候突然昏倒了,不过这也是当然,因为她本身有贫血的毛病,这是随机发生的
  我将她抬到了保健室,并让她躺在床上,而我就在她身边趴着睡一下,打算等到她醒来在一起离校
  当我醒来的时候,惠萱就像妈妈一样摸着我的头,在得知我醒来时,她慌张的将手收了回来,虽然我并没有想太多,但她却满脸通红的将脸别开在我们回家的路上,她牵起我的手,但我在那段时间对爱情或感情并没有多敏感,所以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只是就这样让她牵着而已当我们分离时,她就像是不舍一样不想放开我的手,我认为她或许是不想一个人回家,所以就送她
  回家,而当到她家楼下时,她才慢慢地放开我的手,接着便开始说…「庆华…你这礼拜日有空吗?」我点了点头,她用期待的语气又问「可以出来吗?跟我一起…约会…」
  其实我对约会这词的定义并没有只限於情侣,而以我跟惠萱的相处我自己也觉得妥当所以就答应了,她也才开心的跟我说再见,并目送我回去到了当天,我们一起到市区逛街,这中间除了上厕所,我们一直都是牵着手,现在想想,我跟惠萱做的事情做的事情都还挺不好意思的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在我们看完电影后惠萱又因为贫血而昏倒了,我将她背到附近的旅馆休
  息,而后面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我看向了照片上的惠萱,这就是我们出去当天拍的合照「庆华?你怎么了?」樱拿着照片看着我「你怎么都不说话了?」「啊!抱歉抱歉,你刚刚问我…」啊咧?好累…这时我眼前突然一片黑,当我再次打开眼睛时
  「好亮…」在眼前的黄色吊灯照的我的眼睛很刺痛「嗯…」伴随着女性的吟声,我感觉到有一只脚压在我的双脚上这里是哪里?这感觉…我应该是躺在床上吧?我旁边的女生…樱?但是我不是跟她在自己的房间整理
  行李吗?我自主性的用手搂住身旁我以为是樱的女生,对方也搂住我的腰,但好像是还在睡梦中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那女生终於醒了
  「嗯…庆华…啊!为甚么我会搂着你……庆华?」对方慌张地将手伸回去,不过这声音跟樱完全不一样的人,我认得她!!
  「惠萱!!为甚么!?」仔细观察一下,这房间的构造跟我当初带惠萱来的旅馆一模一样,而她也
  在我的身边躺着,为甚么会变这样?樱呢?
  「看来你也不小心睡着了…话说庆华,你的手…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明明应当是搂着她腰的手,现在竟然变成了是紧握着她的手的模样我紧张的将手伸回来,说了抱歉,讨厌…现在的我应该是满脸通红的模样吧…
  可恶,必须要先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才行…难道是我昏倒了吗?所以这应该是梦…没错吧?
  当我在思考时,惠萱直接靠在我的身上并牵起我的手「我刚刚…又昏倒了吗?抱歉还麻烦你带我到旅馆休息」原来如此,现在我所在的时间点是在惠萱昏倒而我将她抬到旅馆的这段时间吗…
  「没关系,反正我们很常这样不是吗?一直都是背着你到处走」我将思绪整里清楚后,如此回答她
  她害羞地用棉被遮住自己的脸,我微笑着坐起身,我顿时感到身体有股异样「怎么会…!抱歉我去一下厕所」我慌张地跑进了厕所明明没做任何的事,但是我的肉棒却勃起的跟甚么一样,变的相当粗壮我想尽办法让它软下来,但是不管怎么做都没有成效我无奈地偷偷走出厕所,往床上看了一眼
  「哎?惠萱人怎么不见了?」我走向了床边,翻弄着棉被,这时突然从我身后有一只手握住并不停上下噜动我的肉棒,我往后面看,发觉动手的人正是惠萱「庆华~你难道……对我感到兴奋了吗?」
  「快点住手,我并不会那样的」我握住惠萱的手,并让她放开松了一口气之后,这次她却将我推倒在床上,并趴在我的身上「惠萱…你这是在做甚么?」
  惠萱紧吻着我的嘴唇,由於身体被压住而无法反抗的我,只能顺着她的举动咦?为甚么我会在流泪…是我打从心底对这个梦感到高兴吗?
  接着惠萱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这时我的肉棒却都还是处在兴致『勃勃』的状态
  「好大喔…」她就这样将我的肉棒吸到嘴巴里
  她慢慢的来回噜动,舌头也缠绕着我的肉棒,那技术比起樱来说,更加的熟练
  再来的感觉是我地一次体会到的,惠萱含的越来越深,已经含到喉咙去了,现在我彷彿就像是在侵
  犯她的喉咙一样,有种不一样的舒服
  在几秒钟之后我终於射了,就这样射在她的嘴巴里,她看似满足的吞了下去后,将自己的衣服脱了
  下来,虽然她并没有像樱那样的C罩杯大奶,但是身为B罩杯的她加上那洁白的肤色,使得胸部也有
  着很漂亮的光泽,即使没有大胸部,但也让人觉得很美丽「来吧…换庆华了,让我们来享受这时光,好吗?」「惠萱……!我知道了」
  我用嘴巴轻轻吸着她的奶头,她的身体抖了一下,我顿时觉得有种香气在我口中环绕着,不知道为甚么让我觉得很安心
  「怎么样,舒服吗?」我问道
  「嗯……很舒服喔!谢谢你」
  这真的是在梦中吗…她现在就在我的眼前,彷彿就像是真的一样,让我看到这幻象,到底是有甚么
  意义何在呢?
  我将手伸入她的内裤里,并搓揉着阴蒂,看着身体一直在不停颤抖的她,让我也开始不禁兴奋起来
  我脱下了她的裤子,用手指插进她那已经湿的不像话的阴道里,在插进去的那刻,她就已经高潮了
  「惠萱你看,都已经这么湿了」我将湿掉的手指拿到她的眼前「那是因为太舒服了!没想到庆华技术还算好」「看来是我被小看了啊…那就让我最尊敬的学姊来更加的舒服吧!」我用三根手指再次插入了阴道,并将其撑开
  「嘿嘿,学姊的里面都是水呢~连子宫口都看的到了」我对着里面吹了一口气
  「啊!这种事不要讲出来…很羞人啦!学弟还敢这么嚣张」我快速的用三根手指在里面来回抽插,而且每来回一次,惠萱的水总会从里面喷出来,把床跟我的手都弄的湿漉漉的
  「真是的,喷了一大堆啊…我来帮学姊你好好处理吧~」我舔着手指上的水并这样说道
  「就说不要讲出…啊!」
  我用舌头深入阴道内,仔细地舔着肉壁,我感觉的到里面的水不停地顺着舌头滑进了嘴里
  我将舌头伸了出来并顺着惠萱身体的线条,从肚子往上舔直到嘴巴,直接亲了下去,并在用手指伸
  入阴道不断的来回摩擦肉壁,我感觉里面都要被我玩到变形了「嗯……庆华……好舒服!」
  「既然如此,那我就要插入里面啰!」
  我脱下了裤子,并将肉棒插进去直到碰到了子宫壁开始激烈的抽插,只要一碰到子宫壁,就在大力的来回冲撞一次
  惠萱被我顶的不停地吟叫,且差到最后,连她的腰都自己动了起来仔细的看,还可以看到有血从阴道里被肉棒扯出来「嘿~原来学姊还是处女啊!」
  「要你管,现在就不是了啦!!」
  我握住惠萱的双手,并亲吻着她的嘴唇边进行抽插,这大概就跟肥宅身边有女友是一样的爽感了吧
  「惠萱的里面真的好棒!…我要射了!」
  惠萱的子宫里面灌满了我的精液,有一些则是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我说…惠萱学姊啊…」我再次用肉棒对准着阴道口「这样有点浪费呢~」「你在说…啊啊!!!」我大力插进去,直接顶撞到子宫口「还要继续嘛!?」「当然啦!就跟练习排球时你认真指导我那样,惠萱也要好好地接受我的指导才行啊~毕竟我那么的…的「突然结巴的我,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她带有疑问的看着我「的…甚么??」,听来不像是生气,而是带有点期许着甚么的语气
  「我现在那么的喜欢你…」
  惠萱听到了之后,泪水就像是泄洪一样从眼睛里流的出来,只说了一声「笨蛋」,就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我继续动作,就在几分钟的沉默与乱搞后,我又射出了第二发,这次惠萱的子宫乖乖的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了进去
  在我将肉棒拔出来后,惠萱立刻用双手将我抱在怀里,我就这样直接躺在她的胸部上
  「笨蛋…笨蛋…你这样跟我告白,我身为学姊的尊严要放哪里啊!?正常来说应该是我先说吧…」
  我感觉到惠萱的心跳跳的很快
  「意思是学姊……不,惠萱现在也对我…」
  惠萱将我抱得更紧
  「这是当然的啊!谁叫你之前在学校或是走回家时都是一副对我没意思的感觉,所以我才想趁今天跟你说的…」
  的确,那时的我根本就对感情没有任何的敏感度,这也难怪她会这样认为「到底为甚么会喜欢我呢?」我问了她
  「那你为甚么会喜欢我呢?」她反问我
  啊,被反将一军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欸
  「没有原因吗……男人真的是齁…」沉默了几秒后,她又继续说「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会喜欢上你的原因,现在的我只有一个愿望…就算现在发生的都是梦,我也希望能够持续下去」
  虽然也很认同,但我马上感受到异样的地方
  「梦?等等,这是甚么意思?」
  「欸?那个…我也说不太上来,就感觉这是个会跟现实混乱的梦境」这跟我一模一样不是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我还是下了赌注问了一个问题
  「那如果惠萱你现在不在梦中的话,那你现在是几年级呢?」「咦?三年级喔,怎么问这个问题?」
  真的还假的…难不成真的跟我想的一样吗…可恶!这在耍我啊!?
  我激动地做起来并抱住她
  「欸?庆华!?你怎么了??」
  可恶!!我一直以为这只不过为了能够让那个时候的我对她告白而无意间做出的梦境,结果没想到
  她的情况似乎也跟我一样,那个时候的我跟现在的我,根本就差得太多了,就连喜欢的人…
  樱…我现在喜欢的是樱啊!!
  「庆华!?」惠萱慌张地问
  「这…不会是梦境!!」为了不让她看到我的眼泪,我将她抱得更紧「甚么……意思?难道…!」她好像也发觉了在我身上的异样,不过我并没有说甚么,只是想要把这赌注,赌到最后!!
  「学姊…惠萱!!请你在醒来后,正午12点到学校我们总是在练习排球的老地方集合!一定要…!」在我快讲完时,眼前又莫名的一片黑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在我眼前的是一脸担心地看着我的樱和刻城哥「庆华!太好了,你终於醒了!」樱开心的抱着我「我快吓死了,樱说你是突然昏倒的,所以我才来你房间等你醒来」刻城哥也开心地说道
  因为刚从梦中醒来,所以我听不太到他们到底在说甚么,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应该是很担心我才对吧
  「抱歉……现在几点了?」我瞄向挂在墙上的时钟「恩…11:45喔」
  离12点还有一些时间,赶过去应该来的及才对,要去找惠萱才行我勉强坐了起来并跑到门口穿上自己的鞋子
  「等等,庆华你要去哪里!?」樱也追了上来
  「樱…抱歉,我去一个地方很快就会回来了。刻城哥,樱就拜託你了!」刻城哥虽然带有迟疑,但最后也还是点头答应了「我知道了,但请你之后一定要跟我们解释发生了甚么事!」我答应之后,立刻就往约定的地方跑去
  虽然知道梦会相连这种事情根本就是科幻的想法,但是就算只有一次,我也想要利用这次机会见到
  那最棒的学姊,那个我所认识的她!
  当我全力跑到体育馆时,并没有任何的人影,但这离我们练习的地方还有一点距离,我抱着不安与期待慢慢的走到那地方,在那里看到的人虽然跟之前已经不一样了,但还是她……是惠萱没错
  我冲上前去抱住了她,在那一瞬间有许多的回忆就像是跑马灯一样在我的脑中回绕
  「庆华……长高了许多……行事也比较大胆了点……在我不在的半年,你成长了呢!」
  「学姊不也还是一样!!跟在梦中完全不同,变的很性感了,甚至是美女了不是嘛!!」
  一提到梦中两个字,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了抖动一下「你要对我负责任喔!!谁叫你连在梦中都要侵犯我,真不检点,所以……」惠萱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不知在喃喃甚么
  「不过学姊当初可是连通知也没有就离开了这么爱你的学弟喔!应该是我提出条件吧」我放开了她,并在旁边坐了下来
  「欸!?怎么这样……」她失望的嘟起嘴巴
  「所以!为了能够让学姊负起这半年我对你的怨气这责任!请你以后……不要在甚么也不说随随便便离开了!当然作为我侵犯你的赔偿……」「不分上下辈……以一个好朋友的身分,请庆华你以后只要想到朋友,就把我放在第一位!!就算有了女、女朋友也一样……」最后那句话感觉带有不甘心的语气
  「我知道了,那请学……惠萱!!来说一下这半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之后我先行打电华给樱,请她在家稍等一下,而她也没有多说甚么,只是要我一定要解释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之后我们就这样聊了半个小时;而下一个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