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雅琪应聘被口爆的经曆

   雅琪是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刚毕业的学生。大学裏曾是校文艺部部长,长的是风情万种,校裏举办的晚会上经常能见到她翩翩起舞的身影,也有人说她也会跳热舞,扭腰摆臀,好不风骚,她也是我打手枪时意淫的对象,想象着她起舞时曼妙的身姿,我从后面掀起她的裙子,把鸡巴插进去,多幺唯美啊。「娱乐圈」从来不缺绯闻,舍友们茶余饭后最喜欢讨论雅琪的生活,探讨到底她有多浪。曾经有人告诉我,她最多一次同时跟4个男人性交,而且是校男篮的队员,听着听着我下面就大了,这幺美丽的女孩被四个彪形大汉一起搞,该高潮多少次啊。

   毕业了,雅琪到一家银行应聘。那家银行是一家很有名的银行,员工工资待遇好,但是工作压力较大,每月都要完成很大数额的存款额度,否则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应聘分笔试和面试两部分。每人从网上领到一份试题,作答后发到银行的邮箱。试题大部分是一些基本的专业知识,试题最后是一个个人简介,让应聘者填写大学时的生活经曆、性格特点以及专长等。雅琪填好发回了银行的邮箱,没多久收到回複,通知面试时间以及面试的地点。

   这天,她打的来到这家银行。她身穿一套黑色的女式西服,上衣紧紧地,双峰突兀的挺着,低低的领口不高不低,正好给人最强的诱惑。下身短短的包臀短裙,大腿外侧一道裂缝,白花花的大腿修长圆润。屁股高傲的翘着,让人有从后面上她的沖动。一副黑框眼镜,衬着眼神更加迷离勾魂。

   雅琪挺着鼓鼓的胸脯走进大堂,上了写字楼二楼,只见一个上面挂着会议室牌子的门前,站着一排手拿简曆的年轻人。而她收到的通知上说面试地点在总经理办公室,她感到很纳闷。走到经理办公室,她敲敲门,没有人回应,她试着开开门,发现门是从裏面反锁的。而她分明听到裏面有人在说话,还有东西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她又敲了敲门,一个男性的声音说道。

   「有事吗?二十分锺后再来。」

   雅琪悻悻的走了,心裏犯着嘀咕,难道是员工犯错误惹经曆发火了?谁知道呢,只要我能到这工作就行。

   十多分锺后,雅琪又来到经理办公室旁边,看着表,等到时间就进去。这时门开了,一个年轻小姐从裏面出来,形色匆匆,几根头发粘在额头上,像是刚出了好多汗的样子。

   雅琪推开门,走进办公室。经理正在擦着桌子,经理见到她,面色一紧,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你是来应聘的吧,先坐,我收拾收拾。」

   「嗯,好的。」

   雅琪打量着经理,感觉他有些不自在,桌上的东西好像匆忙摆放在一起的,有些杂乱,地上一个烟灰缸摔碎了。

   「经理,我来帮你吧。」

   说着,她拿起墙脚的扫把,扫着地上的碎玻璃。她感觉经理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女人都有种特殊的感觉,当别人盯着你看地时候,可她又不敢?头看,弯着腰扫干净后,又坐回旁边的沙发上。经理也收拾停当,坐回老闆椅上。

   「你好,辛苦你了,我叫刘琨,是这裏的负责人,你是刚毕业的学生是吧。」

   「是的,刘经理。你看我的条件符合要求吗?」

   「你的笔试答卷和简曆我看过了,回答的有些差强人意,在所有面试者裏并不是很突出啊,而且这次招人只有两个名额。」

   雅琪听了心裏凉了半截,以?工作无望了。

   「哦,是这样啊,我在大学裏当过文艺部长,比较擅长搞文艺活动,银行年终聚会什幺的我还能做主持。」她说道。

   「我看到你简曆中写到了,你会什幺呢?」

   「我会跳舞,什幺舞都会。」

   「那你跳个我看看,好的话我会考虑录用你。」

   听到这,雅琪起身,提了提短裙,伸了伸胳膊,缓缓扭动着腰肢,她跳的舞,既柔美,又略带现代舞的激情和动感。这时,音响裏响起一段动感十足的音乐,就像夜总会的DJ舞曲。雅琪情不自禁,随着音乐加快了舞动的节奏。扭腰摆臀,一番热舞,雅琪感觉回到了那次在夜总会中热舞的情景。她闭着双眼,胳膊在头顶舞动,紧窄的上衣被提起,露出性感的小肚脐,身体尽情的扭动,呈现出各种风骚的体态,低低的裙摆挡不住当中的诱惑,白色的小内裤若隐若现,敲敲的小屁股淘气的向上撅着。

   刘琨看的热血沸腾,站起身,从雅琪背后一把抱住了她。雅琪一惊。

   「经理,你要干什幺啊,不要这样子啊。」

   经理缠在雅琪身上,尽情的嗅着少女醉人的体香。

   「知道刚才那个姑娘是怎幺回事吗?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满足我的要求,每月你能拿到两万块的工资,五年内让你升任部门经理,怎幺样?」

   雅琪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之前经理办公室发生了什幺,以前只在网上和男性朋友讲的荤段子裏听到过这样的剧情,没想到这次自己真的遇到。

   「经理,让我考虑一下好吗?」

   「好的,你现在就考虑,条件多诱人,你不接受,还有好多姑娘等着呢。」

   可经理并没有放开雅琪,依旧紧紧地抱着她,他从后面缠住雅琪的小蛮腰,脸贴在她的脖子上。雅琪都能感觉到经理沉重的呼吸吹进自己的胸部,自己的屁股被硬硬的一根棒棒顶着,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

   雅琪心裏有些矛盾,她既想获得一份优越的工作,又不想每天被一个目测将近四十的男人蹂躏,她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全身被一个男人缠住,她的情欲也被悄悄地唤醒。过了几分锺,自己虚荣心的驱使,对锦衣玉食的向往,和受不了经理的引诱,她终于放弃了抵抗,接受了经理的条件。

   她抓住经理的手,放在自己挺拔的胸部。

   「好,我答应你,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当然,只要你听话,什幺都好说。」

   雅琪终于打破了最后的防线,她感觉自己好放蕩,好无耻,?了钱,能抛弃自己的贞操。可自己早被无数的男人干过,哪还有什幺贞洁可言,管那幺多干嘛,有了钱,我才能光鲜的做人。

   雅琪下定了决心,放下了自己矜持的一面,显露出她放蕩的本性。

   「琨哥,想要我幺?」

   「当然啦,妹妹,你好勾人哦。」

   说着,雅琪转过身,鲜豔的红唇吻在刘琨胡子拉碴的嘴上,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勾引着,挑逗着,吸吮着彼此的津液。雅琪一双玉手,摩挲着刘琨的全身。刘琨有些不能自制,紧紧搂住雅琪的纤腰,一手抓住她的头,用力的吻她的嘴唇,享受着美女的气息。雅琪缓缓蹲下身去,刘琨下面撑地高高的。雅琪熟练地解开他的腰带,轻柔的掏出刘琨勃起的阴茎。一根硕大的阴茎矗立在雅琪面前,红红的龟头直沖着雅琪的小嘴。雅琪勾魂的眼神盯着刘琨,小舌头舔着自己嘴唇,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她轻轻握住棒棒的根部,玉手微凉,刺激的棒棒不停挺动。她抚弄着蛋蛋,和刘琨的后庭。一会,她目光与刘琨相遇,缓缓探过头去,张开樱桃小口,将刘琨硕大的龟头含入口中,温润的香舌爱抚着红彤彤的龟头,雅琪继续向前探着身子,巨大的阴茎一寸寸消失在她的口中。

   「?——啊——技术不错啊。妹妹。」

   「坏哥哥,刚射过一次了吧,还有精液的味道呢。」

   「我操,这你都能发现,经验不少嘛。」

   雅琪淫淫一笑,一口吮在他的龟头上,用力的吮吸着,嘴唇狠狠地吸住龟头下面的小沟,又猛地松开。爽的刘琨一步趔趄,站都站不稳。长长的棒棒被雅琪游刃有余的玩弄着,硕大的龟头在口中进近出出,没有丝毫的齿感,技术堪比久经沙场的小姐了。

   刘琨望着眼前的美人,舔弄着自己的鸡巴,视觉的刺激与雅琪的口活让他不能自已。他扶雅琪站起来,一粒粒的揭开他胸前的扣子,一对玉乳裹着白色轻薄的胸衣显露出来,刘琨把手伸进雅琪的胸罩,一圈圈拨弄她小樱桃般的乳头,雅琪被挑逗的欲火焚身,全身依偎在刘琨身上。刘琨揭开她的胸罩,登时双乳蹦了出来,乳头坚挺的翘着,硬硬的,鼓鼓的奶子柔软又温暖,刘琨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吮吸着。过了一会儿,刘琨把雅琪按倒在办公桌上,撅起的屁股把裙底的风光完完全全的暴露。内裤细细的白色带子勒进雅琪深邃的臀沟,嫩嫩的菊花紧闭着,两片阴唇向外翻开着,内裤带子勒进了雅琪的小逼,滑滑的粘液沾湿了阴部一片阴毛。刘琨色色的欣赏着雅琪裙底的风光,阴唇虽久经沙场却依然鲜嫩,阴道口微微张开,白白的液体从缝隙中流出。

   「妹妹,你都湿了哦。」

   「你坏,色狼哥哥。」

   雅琪显得很配合,不光身体上,精神上也已经承认自己淫蕩的本性,所以就没有什幺顾忌了。她分开双腿,撅起屁股,淫蕩的眼神望着刘琨,仿佛在说:

   「快来干我啊,哥哥,我下面好多水了,用大棒棒抽插我把。」

   刘琨也忍耐不住,他过去锁上了门,脱下自己裤子,把雅琪仰面放在办公桌上。他掀起雅琪的裙子,掳到她的腰上,一手拉开雅琪的内裤带带,另一只手抓住暴涨的阴茎,来回摩擦着雅琪的阴部,挑逗得雅琪娇喘连连。

   「好哥哥,用大鸡巴干我吧,我要。」

   「妹妹好浪啊,哥哥来了。」

   说着,熊腰一挺,又粗又大的阴茎刺入雅琪体内,由于雅琪爱液分泌旺盛,阴茎一刺到底,毫无阻碍。

   「啊——好大——哦——来——用力点——啊——」

   「舒服幺,淫蕩的小浪货。」

   「哦——啊——我就喜欢——别人叫我——啊——浪货——用力哦——」

   「干死你,小浪货,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幺?」

   「喜欢——啊——再来——哦——」

   「那你以后可要听话哦,哥哥会经常需要你的。」

   「啊——妹妹要——要被你干死了——一定听话——啊——」

   看着雅琪淫蕩的样子,刘琨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一下都直抵花心,干的她娇喘连连,满面潮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一双玉手随着每一下抽插,不由自主的抓紧刘琨的胳膊,一头棕色的卷发有地黏在额头上,有地垂在肩上,一副雨打芭蕉的娇嫩模样。从上面抽插了几百下,她抱起瘫软的雅琪,让她趴在桌子上,刘琨站在雅琪两腿中间,雅琪丰满的臀部大大的张开。刘琨从屁股后面刺入雅琪的阴户,他上身伏在雅琪背上,下身猛烈地抽动,一下一下撞击着雅琪弹性十足的臀部,大小阴唇随着抽拉,进进出出,带出白白的爱液,顺着刘琨的大棒棒和阴囊滴到地闆上。刘琨一会猛烈地抽插,一会又减慢节奏,一下下顶入雅琪身体最深处。

   「啊——顶得好——啊——好深啊——快来——」

   「舒服吗?小骚货,以后哥哥天天干你好吗?」

   「好——啊——我要——我还要——啊——哦——」

   刘琨挺着健硕的腰部,慢慢地一插到底,直到阴茎根部与雅琪圆润的臀部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他搂住雅琪的身体,让她不能动弹,下身继续狠命的向雅琪体内推进,插得雅琪花枝乱颤,淫叫连连,一双玉手紧紧抓住刘琨的胳膊,双眉紧锁,享受着焚身蚀骨般强烈的快感。刘琨感觉雅琪阴道内抽动越来越强烈,她的叫声也越来越高昂,意识逐渐迷离,高潮一触即发。

   刘琨抓住雅琪臀部的肥肉,用尽全身的力气,疯狂的抽插雅琪的小穴,地上一片爱液,雅琪的屁股和大腿上也沾了好多淫水。

   「啪——啪——」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刘琨猛烈地撞击,雅琪向后使劲撅着小屁股,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抽插,美丽的脸庞双眉紧锁,双目紧闭,一只手伸到下面去,快速的摩擦着自己的阴蒂。

   「琨哥,啊——用力啊——啊——我要——要高潮——啊——」

   刘琨由于刚才刚射过,所以龟头不很敏感,玩命的抽插,却迟迟不射精,相比之下,本来就欲望很强的雅琪忍受不了了,下身的小嘴像嗷嗷待哺的婴儿,用力的吸吮着刘琨巨大的阴茎,一吞一吐,不肯松口。

   刘琨被她小嘴吮着,青筋暴起的阴茎摩擦着雅琪的阴道壁,一波一波的刺激终于引发了雅琪泥石流般的高潮,只感觉她阴道裏仿佛地震一般,颤抖着,抽搐着,淫水汩汩的淌着,浑身肌肉都僵硬了。

   「啊——啊——啊——啊——来了——干我——快干我——我要——」

   雅琪高潮如山崩海啸般,浑身战栗,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刘琨用手捂住她的嘴,声音太大了,外面的人会听见的。雅琪嘴被捂住,却依然想大声淫叫,无奈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哼。刘琨下身却继续攻击着雅琪已经投降的身体,阴茎依然坚硬如铁,丝毫没有缴枪的意思。雅琪的双乳被撞的来回晃动,屁股上的肉也一颤一颤,刘琨双手抓住不停摆动的丰乳,用力捏着,揉搓着。雅琪叫得更淫蕩了,整个人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

   「啊——哦——用力——用力捏我的奶子——啊——哦——好舒服——」

   疯狂的抽插着,雅琪的阴唇被摩擦的通红,阴液沾满了刘琨的棒棒和屁股。继续抽插了十多分锺,刘琨终于感觉要射了。

   「骚妹妹,让哥哥口爆你好不好?」

   「不嘛,哥哥——啊——人家——人家还要——啊——」

   「骚货,那就让我干死你。」

   「好哥哥,再干我一会,待会我给你口爆哦。啊——」

   刘琨看着雅琪淫蕩的样子,枪裏又装满了弹药,狠狠地抽插着雅琪娇嫩的下体。又一轮疯狂的抽插过后,雅琪又一次达到性爱的顶点,淫水一泻千裏,浑身抽搐着。

   刘琨终于要喷发了,就像憋了好久的火山要爆发一样。他抽出阴茎,趴在桌子上的雅琪转过身来,撅着屁股跪在桌子上,上身向下探着。刘琨手握着阴茎,一把塞进了雅琪红润的小嘴,抓起雅琪的玉手,放在阴茎上。雅琪顺从着刘琨的意愿,双说握着巨大的阴茎,用情的吸吮着,玉手不停套弄着。

   「啊——要射了——快——含着它——啊——」

   雅琪感觉口中的龟头逐渐膨胀,马眼也张开了小口,阴茎轻轻地抖动着,阴茎的硬度和粗度都增加了不少。经验告诉她阴茎要发射了。

   她含情脉脉的望着刘琨,嘴巴裏的活毫不含糊。

   「哥哥,我的两张小嘴,你喜欢哪一个呢?」

   「啊——?——真要命——哥哥要爆你的小嘴。」

   「好嘛,我等着呢。」

   雅琪淫蕩的样子终于点燃了刘琨大炮的引线。

   「快,含住它,使劲的吮!」

   雅琪很听话的把龟头塞进口中,舌尖抵住龟头的马眼,手不停的套弄嘴唇摩擦着龟头下面的冠状沟。

   「啊——吮它——啊——好爽——」

   暴涨的阴茎抽动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入雅琪的樱桃小口,雅琪香舌用力舔弄着喷射着的龟头,强烈的快感刺激着他的大脑,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雅琪依旧抓着抽动的阴茎,步步紧逼,醉人的小嘴用力的吮吸着龟头,不放过一滴精液,就像饑饿的婴儿吮吸着妈妈的乳头,白白的精液就像妈妈的奶一样,哺育着雅琪。一番舔弄过后,刘琨的阴茎软了下来,缓缓地从雅琪的小嘴中抽出。雅琪好像意犹未尽一样,依然吸着龟头,不愿松口。终于,最后一滴精液被吮吸的干干净净,彻底软下来的阴茎从雅琪口中滑出,顺带着一滴精液从雅琪口中流出。雅琪仰起头,浓浓的精液灌满了雅琪的小嘴。她艰难的张开嘴,只见裏面白白的一片精液。

   「哥哥,你射得好多哦。我的嘴都装不了了。」

   「哈哈,小骚货,把我的命根子都吮完了。」

   说着,刘琨拿过烟灰缸,让雅琪把精液吐出来。雅琪勾人的眼神望着刘琨,一仰头,满嘴的精液被她一口吞下。

   「哥哥的精液好鲜啊,以后我要天天吃。」

   「妈的,真是个浪货,哥哥以后会好好伺候你的。」

   他抚摸着雅琪光滑的身体,雅琪躺在办公桌上,回味着刚才的一番大战。

   过了一会,刘琨扶起雅琪,用毛巾擦拭着她下身泛滥的爱液,帮她穿好衣服,意犹未尽的摸着雅琪鼓鼓的胸脯。

   「你坏,干了我这幺久了,不怕叫别人知道啊,乖乖,妹妹以后有的是机会陪你。」

   说罢,嫣然一笑,媚人的眼神盯着刘琨,狠狠地吻在他的嘴上。

   「放心,你这小浪货,哥哥要定你了,以后就在这工作吧,哥会罩着你的。」

   「好哦,那我以后就是哥哥的人了哦。」

   「呵呵,放心,你这两张小嘴,我可舍不得让你给别人口爆哦。」

   那天以后,雅琪用身体换来了安逸的工作和光鲜的生活环境。几乎每天,刘琨都要雅琪?他服务,或是在办公室,或是在洗手间,一上一下两张小嘴彻底征服了刘琨,从此,一段淫乱放蕩的银行工作生涯开始了。

      「完」

文章评价:(1票,平均:4.00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