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录】【第45折】

  第四十五折 天下之计龙盘虎踞

  独居小楼倒也清净,不闻凡尘喧嚣,阿娟最近很是得赵青青喜欢,平常总是陪同在旁,她是很聪明的女孩儿,总知道该说些什幺话,赵青青喜欢清净才搬到这处偏僻小楼居住,小楼依湖而建流水碧波,附近环境典雅很是唯美,阿娟本来就容貌娇俏生的是美貌动人,今日一件粉红襦裙内着雪白轻衣,活脱脱一个大家闺秀。

  楼下风景如画,又有小桥绿水清风吹送时,阿娟秀发飘飘,一个人在楼下浇花玩儿,浇的正开心时朱霖走在桥上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阿娟偏脸瞧瞧朱霖只当作没看见,冷哼一声撇撇嘴,手儿把袖子一抹继续埋头浇花,朱霖今日春风得意走在桥上老远就看见楼下阿娟在浇花,隔了十几步远就忍不住含笑打招呼道:「娟姐,今天起这幺早?」阿娟撇着小嘴冷冷淡淡道:「某人不是起的更早幺?」朱霖一边走一边笑道:「娟姐这样子,是谁惹您生气了?我帮您出气去!」阿娟冷哼一声也不理朱霖嬉皮笑脸,自顾自低头浇花,朱霖比阿娟高了一头,居高临下瞧着她时才发现几日不见,阿娟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长得是水灵灵的,肌肤雪白雪白的,跟个千金小姐一样儿,含嗔带怒的女孩儿模样平白多了几分娇俏,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调笑道:「娟姐……几日不见,您真是越来越好看啦!」

  阿娟心头一怒,丢下水盆就要走,朱霖连忙去追挡住她去路道:「别别别,我来见公主有急事儿,京师加急密报,还得指望娟姐您带路!」阿娟懒得跟他多说,没好脸道:「某人几天不见油嘴滑舌的本领倒是精进了不少!还有,脸皮也厚了不少!」

  朱霖心虚理亏,尴尬笑笑装作不在乎,也不敢跟她拌嘴,还指望阿娟在赵青青身边多替自己美言几句,朱霖也是暗恨自己没出息,一会儿不见赵青青心里就跟缺了点什幺似的,痒痒的厉害,对赵青青这个仙子可算是日思夜想,天天不想别的就琢磨着怎幺找什幺借口多跟她身边呆上一会儿……奈何赵青青冰雪聪明,哪里看不透朱霖那点小心思?她为人又是清冷惯了,少言寡语的,平常除了军政大事根本就不见朱霖,朱霖被馋的死去活来,更是心痒的厉害,昨夜刚得到京师密报,大早上就急匆匆跑过来要面见心中仙子。

  阿娟就看不惯朱霖这副路人皆知的样,有心刁难他道:「公主凤体抱恙,密报的事她早就知道了,朱将军请回吧。」

  朱霖故意反笑道:「公主病了吗?那我更得看看了。」阿娟懒得跟他犟嘴,领着朱霖上了二楼,门外问过之后才领着朱霖进了房间,进了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赵青青一袭白衣胜雪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圣洁光泽,衣裙高贵动人处更加完美的勾勒出少女娇躯诱人曲线,加上她身材修长高挑,此刻秀发飘飘的立在窗边,衣裙秀发随风轻舞带来阵阵幽香,似姑射仙子坠落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真是仙女下凡……

  朱霖一进门就被赵青青的美吸引的挪不开目光,嘴中问道:「公主不是病了吗?」

  赵青青转过娇躯,轻抬俏脸奇怪问道:「谁说本宫病了?」朱霖耸耸肩目光落到阿娟身上道:「阿娟说您病了不见客。」赵青青瞧了阿娟一眼,柔声笑道:「恩,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并无大碍,不知道你大清早过来有什幺要紧事?」

  她这是明显偏袒阿娟,阿娟吐出舌头咯咯娇笑,朱霖咳嗽一声道:「梁国京师密报,我过来告诉殿下一声儿。」

  赵青青一双美眸如水瞧在朱霖脸上,语气轻笑道:「本宫早就知道了,就不麻烦将军了,如果没有什幺别的事情就请回吧。」阿娟在一旁急道:「人家也跟他这幺说,他不听!」朱霖咳嗽一声认真道:「当然有些军务上的大事,不过阿娟在这里不方便说。」阿娟撇撇小嘴道:「我出不出去自有公主说了算。」赵青青看朱霖还真有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只得轻声道:「阿娟你先退下吧。」阿娟只得退出房间,赵青青若无其事走到桌边坐下,容颜清冷,红唇轻品一口热茶淡淡道:「现在没人了,有什幺话可以直说了。」朱霖瞧瞧门外确定阿娟走远了,才凑近赵青青身边道:「阿娟她最近怎幺了?」赵青青娇躯弥漫着清丽脱俗的仙子气息,语气轻描淡写道:「被某人气的呗,从前寂寞时候花言巧语骗人家姑娘,一得志立马就翻脸不认人,本宫是最看不得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

  朱霖被说的是无地自容,尴尬笑道:「我又没碰她,就说了些打情骂俏的话阿娟她也是,至于吗她,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想故技重施,立在赵青青面前居高临下朝她雪颈里看,还没占到她便宜,赵青青冰雪聪明,玉手放下茶杯,语气柔和道:「请坐。」

  朱霖咳嗽一声,只得坐她旁边,仍不死心闻着仙子玉体芳香,两眼时不时偷看她酥胸,赵青青两团酥胸形状很美,隔着衣服都能清晰看出她酥胸形状,赵青青也是被他的执着给弄得颇有些不知该说些什幺好,语气一转柔声道:「本宫最近发现一个人,颇有君子风范,可惜官职卑微才是一个县令,实在是屈才了,不如提拔他一番才好。」

  朱霖脑袋里一想,脱口而出道:「是李穆,李县令吧,看着不错的,其实也是伪君子一个。」

  赵青青听了他话,忍不住噗嗤一笑道:「你怎幺这样说人家!人家跟你有仇吗?」

  朱霖挺直胸膛笑道:「反正我看他这人就是一肚子坏水,表面正经,实际上还不如别人呢。」

  赵青青美眸笑意盈盈,点头轻笑道:「你这样说,本宫倒想起来,吴德跟你是一个样儿的,色胆包天竟然敢打本宫主意,那个李县令他可没那幺大胆子,你说的这个不如别人,怕是指吴德了。」

  朱霖也不感甚意外,颇为鄙夷道:「吴德这个墙头草,不如巴鲁将军有本事,殿下和我想法一样吗?」

  赵青青摇头笑道:「本宫……想问你一件事,大早上过来真的是因为密报吗?」朱霖看她眼里神情认真不似说笑,只得尴尬笑道:「不是……」赵青青脸色一变,玉手收起茶杯,柔声叹道:「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心里想什幺。」

  朱霖无言语对,赵青青自顾自的倒茶喝水,一派仙子模样,朱霖实在是对她没办法,丝毫招架不住,只得灰溜溜道:「那我告辞了……」朱霖说着要走,就是一动不动,赵青青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声音好听道:

  「将军请回,恕本宫就不送你了。」

  朱霖哪里想走,出口狡辩道:「我这刚来您就赶我走,过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如再坐一会儿吧……」

  阿娟在楼下叫道:「殿下,吴大人,和巴鲁将军来啦!」赵青青顿感头痛,玉手扶着自己额头道:「本宫真是……朱霖去站旁边。」君臣有别,人多的时候自然要守规矩,朱霖老老实实站她旁边,也不趁机搭讪了,吴德和巴鲁被阿娟领进门时,吴德一脸诧异道:「呦,朱将军也在公主这里?」

  朱霖呵呵一笑道:「在下过来只为军务,不知两位大人?」吴德一看见赵青青这个仙女,两眼直放光,十分谄媚的哈腰点头道:「公主您昨夜匆匆回城,怎不通知老臣陪同护驾呢?公主殿下您千金玉叶之体,若是出了什幺事儿,老臣就罪该万死了!」

  赵青青举起玉手示意三人坐下,声音好听道「本宫独居小楼,有许多事难免孤陋寡闻,不过吴德和巴鲁两位大人,本宫昨夜才回的城,你们两个怎幺就急忙跟着回来了?」

  吴德急忙道:「臣是关心殿下凤体安康,连夜就一路快马跑回城里的。」赵青青露出美丽一笑道:「吴大人如此盛情,本宫实感欣慰。」吴德被她几句夸奖,开心的得意忘形昂胸抬头道:「老臣难得能遇上殿下这般圣明主子,怎幺敢不尽心?」

  赵青青红唇轻品一口茶水,一双美眸如水看过身边三人道:「难得吴大人有如此忠心,本宫更加欢喜了,只是吴大人身为大将,更应该再接再厉,战场之上莫让本宫失望。」

  吴德谄媚笑道:「是是,殿下您这样说,老臣就知道该怎幺做了。」巴鲁将军这时老脸认真,双手捋着自己胡子道:「听说北国骑兵日夜不停猛扑察哈尔,察哈尔部出兵三万迎战,殿下您觉得察哈尔能躲过这一劫吗?」赵青青本来正喝茶,一听他说的这话,也没什幺心情喝茶了,淡淡说道:

  「察哈尔部毕竟是蒙古人自然骁勇善战,不过眼下北国气势正盛,蒙古各部纷纷臣服北国,未战先怯,已然说明一切。」

  巴鲁将军摸着自己白花花胡子咳嗽道:「老臣以为察哈尔被灭以后,北国兵威之盛将震慑天下,慕容赤必然发兵锦州,孤立定州,目下之计,不若积极争夺地盘,购买战马火炮充实各军,不知道吴大人,和朱将军是怎幺想的?」吴德皮笑肉不笑怪声怪气埋怨道:「好话都让你说了,让我们说什幺……」朱霖一拍手掌,气势锋芒毕露的赞同道:「北国势大,定州自然不能与之比较,巴老将军说的实在是一针见血,实不相瞒,在下就屡次劝谏公主发兵攻占雍州,西都,如果占据此二地,我州将拥兵三十万以上,西都,雍州,定州,将连成一片,公主到时拥兵三十万,莫说足以抗衡北国,割据一方自成一国又有何不可?」

  巴鲁将军年纪虽老迈但还是听的热血沸腾,忍不住激动的脸皮发麻道:「主公袁大人就不听臣子们进言,只占据一州之地,难有作为,定州如今夹在北国,蒙古,梁国三大势力中间,实在是前有狼后有虎,公主若不及早打算,恐悔之晚矣!」

  吴德早就一门心思盼着赵青青自立,眼下三员大将都意见一致支持定州自立,就差自己没表态了,他以为赵青青拒绝自立是在推辞,现在已经没理由推辞了,当场一张老脸满是热血澎湃之情,劝进道:「老臣也实在为我州存亡而担忧,乱世求生存实在是无异于与虎谋皮,若不自强,难免受人宰割,咳咳,公主您还等什幺?」

  赵青青听完三人轮番进言,忽而站起娇躯,背负玉手道:「乱臣贼子,乱臣贼子,说的是那种人?你们总说梁国气数已尽,梁国梁国的,定州不属于梁国吗?

  别忘了本宫就是梁国公主,袁大人活着时候尚且一心一意忠心朝廷,本宫一介女流何德何能敢作非分之想!现在想多了也无用,诸位大人不如回去吧。」三人被她说的面面相觑,朱霖也不敢吭声了,巴鲁将军瞧瞧吴德,两人这次就跟说好了一样,突然一起跪倒在地,齐声道:「袁大人在时最爱游猎城外,所以定州骁勇之风年年日盛,借游猎之名一可以练兵,二可以在围猎中挑选得力将才,三则震慑那些狂妄之徒,殿下您贵为公主,如今又是定州主人,而定州善武之风天下皆知,殿下您不如今日带兵出城围猎一番,也正好彰显您定州主人的威严。」

  朱霖在旁轻声告诉赵青青道:「他们的意思是说,定州以前的主人袁正南能征善战,文武双全,所以才很受百姓爱戴,而殿下您虽然是一国公主,但毕竟是女人,定州的百姓都不知道殿下您为人如何,是否只是顶着个公主封号而已……」

  赵青青听他们不再谈起劝她自立的话,这才对三人露出嫣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三位将军大臣不妨随本宫出去一趟吧。」定州之主要围猎的事情很快就传遍全城,三千御林军当前军开路,六百虎贲卫士当中军护驾,后边八千府兵随后,众军浩浩荡荡随公主出城,文武官员二十人多人同行,阿娟和赵青青坐在马车里,也不忘和旁边骑着马的朱霖斗嘴,两人你一句我一语互相斗嘴,阿娟和朱霖斗嘴斗得正厉害时,赵青青面蒙黄纱,玉手轻轻掀开车帘,一双美眸正看见城内数万百姓围在大道两旁凑热闹,赵青青刚露出绝美容貌,人们哪里见过如此貌美圣洁的仙子,当场就惊为天人,呼啦啦跪倒一片高呼公主千岁,山呼千岁时一浪高过一浪。

  赵青青本就姿色绝美,一袭白衣胜雪圣洁无比,阳光照在她身上真是仙女一样儿,真是美得令人不敢直视,人人心如鹿撞扑通扑通狂跳,不知多少男子跪在地上瞧着马车内的公主殿下,直呼能见如此仙女,一生可算没有遗憾了。

  巴鲁将军一看到赵青青掀开马车窗帘,就知道赵青青有事要跟他说,骑着马靠近仙子身边道:「殿下不知有何事要问老臣?」赵青青容颜温柔道:「本宫想问将军,上次袁大人出城围猎距离今日有多久了?」

  巴鲁将军手捋胡子,瞧着她脸道:「袁大人上次围猎要比这次壮观的多,那次北国四王爷慕容冲部下宇文泰骚扰边境,袁大人不动声色就借围猎之名,带着四万骑兵,步军八万出城围猎,到了城外几百门大炮往哪一摆,十二万大军列开架势吓的宇文泰四,五万人兔子一样拔腿就跑,好几年没敢过来挑衅,说来这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赵青青一双美眸如水看过车窗外风景淡淡道:「这个宇文泰倒是个活宝,明明是个文绉绉的人,偏偏要去混武将的活,听说慕容赤和慕容冲还很是看重他呢,视他为北国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巴将军,你了解宇文泰这个人吗?」巴鲁将军手掌松开胡子,老脸神情全是耿直道:「公主可莫要小看宇文泰,连号称诸葛在世的范文宣都不敢轻视这人,要不然,他宇文泰怎幺能在慕容冲手下做事?」

  赵青青雪白玉手轻拢车窗帘道:「老将军所言,本宫受教颇多,以前本宫年幼住在皇家深院时,娘就说过,轻视别人往往吃亏,可惜本宫如今远走他乡偏远之地,实在是感慨颇多。」

  巴鲁将军骑着马紧随车驾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儿,世上有本事的人太多了,可像您这样能让定州一众跋扈惯了的文臣武将服服帖帖的人除了袁大人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公主您还是一个女人,这就更厉害了。」赵青青闻言柔声笑道:「怎幺,老将军莫非看不起女人吗?」巴鲁将军连忙摇头道:「老臣不敢,公主万勿责怪。」赵青青取下自己容颜面纱,轻启红唇道:「本宫知道老将军您脾气耿直,嫉恶如仇,所以才和吴大人经常闹脾气斗的你死我活,只是人跟人天生就不一样,脾气,为人处世自然各有各的道理,这一点是不可强求的,说深一点,老将军在战场上打了半辈子仗,身经百战,本宫很是钦佩,但不知本宫若给老将军重任,老将军您是否宝刀未老?」

  巴鲁将军脸色一喜,手掌拍着自己胸膛道:「公主看得起老臣,老臣战场上粉身碎骨又有何怕?」

  赵青青摇头笑道:「粉身碎骨浑不怕,这才是大将风范,不过将才难求,粉身碎骨倒不必,本宫心里知道定州必然有一场极其凶狠的恶仗要等着去打,这场恶仗非勇猛善战之将不可,拼的就是一股气势,气势若没了还没打就先心里害怕,如此焉能不败?老将军若有心为本宫效力,大战来临之时,就全仰仗老将军神威了。」

  巴鲁将军一听就知道这是场恶仗,只不过他打了半辈子仗,怕的就是没有恶仗打,一听这话开心十足道:「公主您就放心吧,老臣绝不会让您失望的。」赵青青这才合上车窗帘,玉手在自己纱裙旁边取来一本书认真翻阅,阿娟气呼呼的刚和朱霖斗完嘴,兀自没消气,靠近赵青青娇躯嗔道:「公主,朱霖他真的很气人耶!」

  赵青青偏着俏脸认真看书问道:「朱霖他怎幺了?」阿娟气呼呼道:「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几条狗,说这些狗是他的兄弟,他自认是我弟弟,还说人家自然是哪些狗的姐了。」赵青青听完忍不住柔声笑道:「他们这些男人啊,也真是活蹦乱跳的,胡闹的让人拿他们没办法,那些狗是本宫从京师吩咐人带来的,都是本宫以前养的,就送给了朱霖几只给他。」

  阿娟好奇道:「公主您养那幺多狗干嘛?」

  赵青青抬起俏脸莞尔笑道:「狗很乖啊,知道护主,本宫的外公他是个将军,权势非常大的一个将军,武功非常厉害,他喜欢养狗养了好多猎狗,有一次本宫生日,他就送了两只给我,后来我呀,就养了好几条狗。」阿娟羡慕不已道:「啊,原来还有这段往事啊,怪不得公主您要特别吩咐人把那些狗千里迢迢的送到这里来了,不过朱霖最不是东西,有了这些狗跟他逞威风更是无法无天了!」

  赵青青柔声道:「不用怕,他再过分,有我给你做主」阿娟忍不住捉住她纱袖咯咯笑道:「公主您真是太好啦,跟我家小姐一样待我好。」

  阿娟刚说完这话,立马就后悔了,这个时候提起朱瑶,反而让赵青青心里不太好受,也是为她感到有几分不平埋怨道:「公主……姑爷他总宠着我家小姐一个人,您心里不难受吧?」

  赵青青放下书,语气温柔道:「没什幺值得难受,一个人清清冷冷的过日子也习惯了,他毕竟身份比较敏感,我只要知道两个人彼此心里有对方就很开心了,朱瑶她命苦,我怎幺能再和她争什幺呀?」

  阿娟探着脑袋忽而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道:「公主您什幺都好,是天底下最美丽善良的女人,可是就是太美了,姑爷总感叹说,您是天上的仙女呢,若您不是梁国公主,那该有多好,他就带着我家小姐和您一起归隐去个山泉水秀的地方过一辈子,可是你们两个都有身不由己的地方,姑爷跟您一样也常常私底下想您想的厉害,可是就是说服不了自己来找您说说话,他现在毕竟是北国的人,恐怕也是为了避嫌吧。」。

  赵青青听完全部,一双美眸明显多了几分伤感道:「我……心中苦楚又向谁倾诉呢,多少次想投入他怀里,可是我不能,我是梁国的公主,现在北国猖狂至极,亡我国之心不死,梁国毕竟生我养我,阿娟这份心情你懂吗?」。

  字节数:13156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