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与野兽

「我们见面吧!」屏幕上传来了这个讯息,我却不知道要怎幺回答,能见面吗?

那些曾经见过我的女孩,第一次看到我的眼神,就像见到鬼一样,这幺说是有点夸张,虽然我不是长的很好看,但也顶多算是「丑」而已,可是她们脸上明显所露出嫌恶及失望的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怎幺不说话了?」画面上继续传来讯息。

「还是不见面吧!」我做了明智的抉择,不见面还可以留下美好的印象,一旦见面所有的幻想都将破灭。

「对自己这幺没信心吗?」她继续问道。

她,在我最失意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女网友,她叫蜜兰诺,我问过她为什幺叫做蜜兰诺,她说因为当时她正在吃那种饼乾,外头裹了一层薄薄的巧克力,里头是酥脆的饼乾。

蜜兰诺,就像饼乾外头那一层巧克力一样,说起话来甜甜的,我和她用语音天过,聊的很开心,我虽然长相不怎样,但还算有副充满磁性的嗓音。也许当女孩们听到我的声音时,都会想像我是个美男子吧!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你是青蛙?」蜜兰诺又问道。

正中要害了,我曾经和她说过不要被我的声音给骗了,她说不相信我会有多丑。我们从来没看过对方的相片,因为我不敢给,当然她也不会主动给我。

「我是赖蛤蟆。」我很有自知之明的说着。

「哦!那我就是天鹅喽!」

看到她的这句话,我狂笑了一阵,她的脸皮还不是普通厚。

「我不信。」我故意这幺回答,说不定她也是声音骗人,搞不好她又丑又肥。

「见了面就知道了。」她回答。

我又沉默了,她对自己是那幺充满自信,而我呢?在第一次见女网友之后,所有信心早就被摧毁殆尽了,我还剩下些什幺呢?

「我真的很丑,还是不要见面吧!」

「真的不见?」她打完这行字之后,画面上就出现她离线的讯息。

她生我的气,认为我没有诚意,是这样吗?

我何尝不想见她,就算她又丑又肥,我也不会嫌弃她的,猪八戒又有什幺资格去挑剔别人呢?更何况我是那幺的喜欢她。

※※※

我的要求太唐突了吗?为什幺他迟迟不响应,我是第一次这幺想见一个人,一个网友。

他在顾虑什幺?我一个女孩子都不害怕,他怕什幺?

「怎幺不说话了?」我问道。

「还是不见面吧!」他终于有响应了,可是这个答案却不是我要的。

「对自己这幺没信心吗?」我继续打出问句。

他,是我偶然遇到的一个网友,很奇怪,我从来不和网络上的人聊那幺多的,却和他聊了一整夜,从那时起,只要上网遇到他,就可以没完没了的聊起来。

对了他叫玻璃杯,为什幺叫玻璃杯,因为他正在喝水,我问他不会是同性恋吧!不好意思叫玻璃圈,所以叫玻璃杯。我们就这幺聊了起来。

我记得听他说过,他见过几次网友,结果见过面后却从此不再联络了,那幺他就是俗称的青蛙了,就是长的不好看的男生,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不敢和我见面。

「你是青蛙?」我直接了当的问。

「我是癞蛤蟆。」这回他回的很快。

「哦!那我就是天鹅喽!」癞哈蟆想吃天鹅肉,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这句俚语。

「我不信。」这幺直接,凭什幺不信我是天鹅呢?难不成他见过的女网友都是恐龙吗?

「见了面就知道了。」自己怎幺说也说不清,眼见为凭。

怎幺又安静下来,平常和他都是一来一往,甚至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而今天的话题却接连的断了好几次了。

「我真的很丑,还是不要见面吧!」

「真的不见?」我再问了一次。

雪特,计算机竟然在这时给我当机。

※※※

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蜜兰诺上线,她真的生气了,那我也下线吧!

「蜜兰诺刚登入」就在我準备注销的瞬间,我看到的屏幕的右下角出现了这个讯息,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

「对不起,刚刚当了。」

「没关係。」顺便加个笑脸,我也是真的面带着微笑,虽然她看不到。

「星期六早上十点,中坜火车站前面的圆环,不见不散。」她快速的打出这串字。

我并没有同意啊!

「如果你不来,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不,是不要再聊天了。」

「不是这幺绝吧!」我着急的问着。

「没错,你不来我就不理你了。」

「我怕妳见了我也不会想再理我了。」这是事实,凡是见过我的女孩,没有一个愿意再理我的。

「你害怕我也会?」

「是的。」

「有可能喔!」

「你这幺说我怎幺还敢去。」

「就这样吧!星期六,不见不散。886」

又离线了,让我连考虑的机会都没有。

我该去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就要烟消云散了。

※※※

在聊天室里再怎幺聊都是虚无缥缈的,还不如当着面说的清楚,就算要爱一个人也要知道这个人是什幺样子啊!

青蛙又如何?难道青蛙就不能有春天吗?外貌只是一个躯壳一个假象,那能代表什幺?

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玻璃杯的长相吗?要真是一张破碎的脸我能不在乎吗?见了面再说吧!

※※※

死就死吧!只要能见蜜兰诺一面,我也心满意足了,要是连她都不理我,我以后再也不上网聊天了。

哎呀!糟了,只约了时间地点,也没讲好相认的方法,看看四周人还不少。可是放眼望去,在这小小方寸里,最丑的男孩子就属我了,看来我的担忧是多余的。

当我把了望的眼神拉回,眼前竟然伫立着一个女孩,个头还不小,我是指身高,我的个不高,号称一七零,而这个女孩几乎要和我一般高了,难道她是蜜兰诺?

她好像还在找寻什幺,难道她不是蜜兰诺?

我的心脏砰砰跳着,几乎要从嘴里迸出来了,我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眼前的女孩除了高挑之外,身材也十分苗条,可是针织上衣包裹的上身却相当突出,我指的就是胸部了。蓝色的牛仔裤将她的下半身撑了起来,几乎要拖地的裤管,将她的腿部烘托的更修长了。

长长的头髮扎成长辫垂在背上,微侧的面颊展露出光华细緻的肌肤,精緻的耳垂上镶着一颗闪亮的宝石,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啊眨的,彷彿已经可以看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了。挺立的鼻樑,让她整个侧面看起来就像雕像一般,美的让人不敢正视。

她果真是一只高贵的天鹅,而我却只是一只癞蛤蟆。我已经看到她了,该心满意足了,还不走,赖在这里干什幺?可是我的脚像镣了铅块似的,一步也动不了,我连忙将脸转开,不能让她看到我。我还是蹲下故意绑鞋带吧!偏偏我穿的是皮鞋,没有鞋带的那一种,顾不了这许多,先蹲下吧!

※※※

我就在你身边啊!你连认我的勇气都没有吗?

看到玻璃杯,我鬆了一口气,丑是丑了点,不过哪只是五官的结构不够完美而已。眼睛不大,但有双浓眉,浓眉应该配大眼,但是他却是个小眼睛,我想就怪在这吧!鼻子也不是很挺,嘴唇厚厚的,人说嘴唇厚的人重感情,这算是一个优点吧!

环顾四周,他确实是这方圆一里内最丑的男人了,但是那又怎样。

其实我不到十点就到了,为的是想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守时的人,果然没教我失望,九点五十分就看到他的身影了。

看见他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搜寻着我的身影,偶尔见到几个单身的女子,他的眼神停驻在她们的身上,但随即便移开了,是因为她们不够美吗?还是不敢相认?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相信他就是玻璃杯了。

我缓缓的走到他身边,我可以确定他就是玻璃杯,我在等的男人,但是我不认他,我要看他什幺时候开口认我。

 美女与野兽(二)

一双亮白的鞋面立期:2004在我的眼前,整颗心脏好像就已经在嘴巴里了,可是我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不行,这样懦弱是不行的,人穷志尚且不能短,而我只是外表差一点而已,论才干,可是毫不逊色于其它男人。深吸一口气,我缓缓的站了起来,我已经做好心理準备了,即使她即刻转身离去,我也能坦然面对了。

「嗨!妳好。」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一丝笑容,我开口道。

「你好。」

好甜美的笑容,就好像溶在嘴里的巧克力一般甜蜜,此刻的感觉更像是吃了在巧克力注入美酒的酒糖一样,我都要醉了。

「傻了?」

「对不起我失态了。」我怎幺会如此无礼呢?就好像没见过漂亮女人似的,事实上确实如此啊!这幺近距离的欣赏美女还是头一回呢。

「妳刚刚在找什幺?」她明明就已经认出我来,却还东张西望的,难道还约了别人吗?

「找青蛙啊!」她说的很顺口。

「眼前不就一个吗?」我自嘲道。

她挑眉将我从头到脚浏览了一遍,看的我浑身不自在,手跟脚都不知道要怎幺摆好。意外的是,我并没有在她眼里发现厌恶的神情,只有一种俏皮的好奇眼神。这双晶莹剔透的眸子,就像要把我看穿似的,紧紧的盯着我,害的我只好撇过头去闪躲开她的灼灼目光。

「我像是奇珍异兽吗?」我再次自我解嘲。

「呵呵。」她笑了,「你真的很丑。」

听到她这幺说,我原本就尴尬笑容更加僵化了,一颗心就像掉落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的玻璃杯,碎了。

「可是我不在乎。」她收起笑容一脸认真的说着。

「真的?」她的一句不在乎,坚硬的大理石地板彷彿变成了柔软的弹簧床,将玻璃杯又弹了起来。我还以为她和其它女孩一样,原来她真的不一样。

「我们要一直站在这里吗?」

「妳想去哪?」我的头还轻飘飘的,好像脚已经没有踏在地面上了。

「天堂。」

「天堂?」

「走吧!美人光看是没有用的,得想办法追,才追的上的。」

说罢,她便往市区最热闹的街道走去,我则紧紧的跟在后头。她越走越快,穿梭在人群里,我要是不跟紧点,可能就要失去她了。

这样的美人我追的上吗?我这只癞蛤蟆能吃到天鹅肉吗?不要做白日梦了,只要她不要不理我,还愿意跟我做朋友,我就阿弥陀佛了。

「到了。」她开开心心在百货公司前停下脚步。

没想到不消十分钟,已经来到中央西路上的远东百货了。

「好喘。」蜜兰诺脸红通通的,调息着呼吸。

跑的这幺快当然要气喘吁吁,在她喘息的当口,我用余光注视着她,我只看这样若无其事的偷瞄她,甚至故意的和她保持距离。本来身边有个美女应该是一件光彩又值得炫耀的事,可是我实在是太破坏风景了,尤其是看到几个擦肩而过的男女窃窃私语着,『那个女的那幺漂亮,怎幺会跟那幺丑的男生在一起啊!』

顿时,我终于能体会到那些女孩的心态了,即使本人不在意,可是又怎能忽略旁人的异样眼光呢。这毕竟是一个群体的社会,其它人的想法时时刻刻的左右着我们的行为。

「你好像都不会喘啊!」蜜兰诺问道。

这个甜美的声音把我拉回到她的面前。

「我平常有运动的习惯,所以这点路不算什幺的。」我笑着回答。

人丑嘛!无人来睬,多余的时间,除了学习知识之外,就用作学武了,跆拳道黑带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了,可是又因为人太丑,教练连出国比赛的机会都不给我,也罢,我也不想抛头露面。

「真好,不像我跑点路就气喘如牛。」她的眼眸里闪着些许的羡慕。

「如果妳有兴趣,我可以陪妳跑……」呆瓜,说什幺傻话,谁会愿意陪一只癞蛤蟆晨跑,话刚落下,我就后悔了。

「好啊!你可不要赖喔!」她到答应的挺爽快的。

妳不赖,我才不会赖呢。我只敢在心底响应她。

「只要你不嫌弃。」

「嗯。」

我说错了什幺吗?为什幺她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可是我又能期待她说什幺呢?唉!我竟然有种想逃的感觉。

「来的太早了,百货公司门都还没开呢。」

经她一说,我才发现百货公司的大门还是深锁的。

「那怎幺办?妳吃过早餐没,要不我们到那边的快餐店吃点东西。」我指着不远处的快餐店说着。

「我已经吃过早餐了,你还没吃吗?」

「我也吃过了,早上晨跑,回程时,我习惯带一份早餐回家就解决了。」

「那……我们到前面那里的服装店逛逛好了。」她提议道。

「好。」

我再次尾随在她身后,像个随从一般的跟着她。

「你身上有带钱吗?」她猛地转过身来,问道。

那一剎那,不及剎车的我差一点就撞上她了,一股淡淡的花香从她的秀髮上飘过来,几乎让我陶醉了。

「对不起。」她歉然道。

「没关係,是我跟太近了。」天知道,我始终和她保持了二步的距离,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回头。

她微微一笑,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

我记得她刚刚问我带钱没,她是想买衣服吧!

「蜜……」我还不知道她的本名呢。

「嗯?什幺事?」她没有停下脚步,只是侧着头问我。

「我有带钱。」我不知道她的心意,不好随便猜测。

「多少?」她继续问道,并停下脚步,这回我注意到节奏,也跟着停了下来。

「七八千吧!大概就这个数。」

「你没事出门带这幺多现钞?」她一脸讶异的看着我。「不怕被抢吗?」

「被抢!」我不抢人就不错了,「如果他抢得了,我就认了。」

「好大的口气。」她有点不相信的说着。

我只是笑一笑,没再说什幺。

「原来你也有自信的笑容。」

自信的笑容?是吗?我怎幺从来没有发现过,「很难看吗?」

「你看你又没信心了。」她瘪起小嘴说着。

好可爱的模样,这一刻,我竟然有股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我们进去这间店逛逛吧!」

呼!幸好她的声音让我紧急剎车了,「好啊!」

这是一间休闲运动服饰的专卖店,牌子是很大众化的那一种。蜜兰诺略过众多的女装最后驻足在男装面前。

「来吧!挑几套你喜欢的。」她开口道。

不会是让我帮她挑送给男朋友的衣服吧!这太残忍了。

「要什幺尺码的?」我问道。

她楞了一会,答道:「你穿什幺尺码就什幺尺码。」

不会吧!她的男朋友应该要高大些,才能匹配她的身高啊!像我这样站在她身边看起来和她一般高的男孩子,怎幺搭得上呢?

「你不喜欢这些衣服吗?」

「喜欢啊!」我这人不太挑的,老实说我也是这店的常客,可我喜欢有什幺用,人家不一定喜欢啊!

「喜欢就开始选啊!挑个三四套吧!」

「喔!」

好吧!管他这幺许多,就当作个好人吧!我们的关係也就是普通朋友嘛!还妄想有一天成为她的情人吗?别作白日梦了。

过了几分钟,挑好了几件自己满中意的衣服,搭在手上。

「就这些……」她始终跟在我身边。

「挑了五套了,妳看哪一套不好看,把它剔除好了。」

「你喜欢就好,那……看看尺寸合不合,不合的话可以让店家改。」

「这……」我有点莫名其妙,怎幺感觉这些衣服是为我而买的。

「上衣我拿,裤子你去试穿,长度总要改吧!」她从我手里拿过上衣。

「也不用,我知道长度的。」是的,改了几次都记下修改的长度了。

「嗯,那先结帐吧!再让她们修改。」她把手里的衣服又塞回我的手里。

我乖乖的把衣服拿到柜檯结帐,看她没有拿钱包的意图,只好掏出钱包来结帐了。不是我小气,送男朋友的礼物,让我这个初次见面的网友来付账,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一共是五千八百六十元。」店员结算出总价。

什幺?要这幺多,本来打算要付现的,一听这幺多钱,还是刷卡吧!掏出白金卡交到店员手里,我刻意的留意了蜜兰诺的眼神,她连眨一下眼都没有,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顿时,我对她的美好印象,打了折扣,这是一个什幺样的女人,难道她都是利用美色,让我们这些呆子来供养她身后的小白脸吗?

因为有些裤子还需修改,所以就留在店里,等回程时再来取。接下来,蜜兰诺领着我向一间名牌球鞋店走去。

走进店里,她同样的走到男鞋区。

「挑二双你喜欢的吧!」

「我喜欢的?那尺码呢?」

「你穿什幺尺码就什幺尺码。」

我很想问个明白,但是又不敢开口,只好随便挑双价格最低廉的,但就算是打折品二双鞋也要千把块。

「这二双这幺丑,换别的样式吧!」她当下就否决了我挑的二双折扣鞋,确实,我也不喜欢那二双鞋。

「这双吧!」她突然兴奋的指着一双蓝色的运动鞋说着。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踏进这间鞋店后,第一眼就看中那双鞋,可是一看到标价我就放弃了,我可不想做冤大头,到头来肯定还是我付账,所以才会捨弃它而就那二双连我都不屑一顾的鞋。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双鞋,那就它吧!」

不等我同意,蜜兰诺就做了决定,连鞋号她都知道了,二话不说让店员包了起来。我的荷包又遭殃了。

「再挑一双吧!」

「妳的眼光那幺好,妳自己挑吧!」我已经心力憔悴了,今天她不把我搾乾是不会甘心的,我这是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不,我连花瓣都没碰到呢,死的冤啊!

「我自己挑啊!」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小姐,你们店里头最贵的鞋是哪一双?」

「是……」店员正要指向一双上万的球鞋。

「这双好了。」我赶紧打起精神指了鞋架上我看上的第二双鞋道。

「那就这双。结帐。」

二双鞋,五千六,店员看我脸色那幺臭,自动降到五千元,蜜兰诺还是没有付账的意思,我只好再次拿出信用卡,刷吧!这就是信用卡的好处。

提着鞋,我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鞋店。

「百货公司应该开了吧!我们过去吧!」蜜兰诺雀跃的说着,然后加快脚步像百货公司奔了去。

我的脚都快软了,百货公司啊!哪我岂不是要破产了。

 美女与野兽(三)

一进百货公司大门,琳瑯满目的化妆品以及珠宝首饰专柜,蜜兰诺要是随便看上一样,我肯定破产了。

可奇怪的是,她却看都不看一眼便上了电扶梯,连二楼的少淑女服饰区都未曾停留。该不会我们的目的地是男装区吧!果然没错,在挂满西装的楼层,蜜兰诺迈出了金莲。

她四处张望着,无视于眼前的高级西装,我感觉好像鬆了一口气,这些西装少说也要万把块。

那……她在找什幺呢?

「有了。」她兴奋的叫了声,往前跑去,我跟上了,不一会,她却又停下了来。

「怎幺了?」问的同时我也抬头像前方看去,这里是男士的内衣专柜啊!不会吧!连内衣裤都要我帮她挑啊!

「嗯……这个……」

她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俏丽的脸蛋上还泛起了红云,知道害臊了吧!还是我开口吧!

「这也要我帮妳买吗?」说也奇怪,看到她无助的模样,竟然不介意她花了我大把的钞票,反而羡慕起那个幸运的男人。

想想看,那个男人穿着我挑选的衣服,不,是内衣裤,在浪漫的烛光下,轻轻地搂着佳人,佳人的纤纤玉手慢慢地伸进我的内裤里,一把抓起……。

糟了,想就想嘛!怎幺真有了反应,要是被发现岂不是颜面扫地。怎幺办?赶紧把装鞋的袋子放在下腹前遮挡着。

「你想什幺?想的流口水,我都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这是男人内衣柜,又不是女人的。」

蜜兰诺一语惊醒梦中人,可也让我吓出一身冷汗,我岂不是糗态百出了。

「我只是好奇,连这妳都要买?」

她忽然睁大眼睛看着我,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当然要啊!」

「喔!」

吁口气,最尴尬的场面都嚐到了,还有什幺更难堪的呢?我决定好好戏弄她一下。

「那妳想要买哪种类型的呢?子弹型的还是……」我随手拿起台车上的四角内裤在她面前挥舞着,「这种四角的……」

「我不知道啦!又不是我要穿,你爱穿什幺就买什幺。」她慌忙的别开脸,急促的说着。

「我爱穿什幺就买什幺,我不爱穿内裤的。」我继续逗着她玩,因为我发现她生气的模样更迷人,秀眉微蹙,樱唇微噘,俨然一副小女子娇羞的姿态,和刚才那个站在我身旁看着我付账的冷然模样,简直判若二人。

「随便你,那你就不要穿好了。」她好像生气了,莲步轻踱的往旁边的柜子移动。

惨了,一时兴起想要捉弄她一下,这下却弄巧成拙,怎幺办呢?放下内裤我怯生生的走到她身边。

「生气了?」我小心心翼翼的问着。

※※※

真是太过分了,还以为他很老实呢,想不到也会捉弄我,看来我得重新考虑这个计划了。

可是看他这幺诚恳的一直向我道歉,我这人一向心软,又怎幺真的生的了他的气呢!

「别生气啦!」他不停的重複着类似的歉词。

「你赶紧挑选,我就不生气了。」强忍着笑,我用严肃的口吻说着。

「好好好,我马上帮妳挑。」

「什幺帮我挑!是帮你挑。」

「妳说什幺?帮我挑!」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难道还是我要穿的啊!」我都不知道他惊讶个什幺劲了,「我一个女孩子家,买男人的衣裤干什幺?」

「送人啊!」

送人?「我送谁啊!」这误会可大了,「喂!刚才谁付的帐?」

「我啊!」

「谁挑的衣服?」

「我啊!」

「是谁的尺寸?」

「我啊!」

「回答的可真简洁啊!一口一个「我啊!」那你说这些衣服、鞋子,是要送给谁?」我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手里提着的鞋子问道。

「原来……原来这些是买给我的!」终于恍然大悟了。

「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以为……」

「以为我买来送给别的男人是吗?」他说不出口,我这可是弄明白了,从刚刚买鞋我就注意到了,他是不好意思开口问,但就是一副冤大头的模样,付钱也付的不乾脆,不明白,就问嘛!一个字也不说,这下心里还不知把我想成什幺样的女人呢?

「喂!你该不会以为我花你的钱买衣服贴小白脸吧!」刚刚捉弄我,看我饶不饶你。

「这……」

瞧他支支吾吾的,八成是了,不,肯定是。我就故意不说话,等他自己招供吧!

「我……这……」

算了……再逼下去,我看他脑袋都要打结了,脸红的跟蕃茄似的。

「好了,好了,赶快买一买吧!还有别的东西要买呢。」

「如果是要买给我,这些我都有啊!不缺的。」

「我知道你肯定有啊!可是你没带在身上吧!」

「我穿在身上了。」

「六件都穿在身上?」

「啊!」

我怎幺说呢?本来是要秘密进行的,所以没和他解释,可是如果不解释,一时间觉得头昏眼花了。

「妳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幺让我买这些东西啊!」

「我会告诉你,等你买完之后。」

「不行,妳现在告诉我,不然我不买,除非妳要送人,我就帮妳挑,不然我不需要的。」

从见面到现在,头一回看到他如此认真严肃的表情,是不愿意当个糊涂人是吧!确实,谁也不喜欢这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被耍一样。

我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有刚才热闹了,往他的耳边靠近,很小声的说着,「我要和你私奔。」

「什幺?私奔!」听完我的话后,他竟然如此大声的张扬着,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投注在我们身上,这时他才意会到自己做了多蠢的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下头去。

「我是说「丝质的衬衫」,什幺私奔……」我知道转的非常硬,但是也唯有以此化解尴尬,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小姐。」他把我拉到旁边较少人经过的地方,一派正经的说道:「妳在玩什幺把戏?什幺私奔?妳都还不知道我是什幺样的人,妳要跟我私奔。」

「咦!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旅行吗?在聊天室的时候啊!说要带着我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玩赏吗?怎幺是骗我的吗?」

「我是这幺想过,但不是现在啊!」他认真的样子挺可爱的。

「你现在不能出门吗?」

「可以啊!可是出国不是那幺简单的事啊!要办护照,找旅行社……」果然是一个严谨的男人,还有点婆婆妈妈。

「谁说要出国了?」

「不是到世界各地吗?」

「台湾都还没玩够呢!出什幺国啊!我只是想你陪我到中部去住个七天。」

「可是不管去哪,像这样一日游都行,可一去七天……」

「怕被我吃了啊!」我都不害怕,他倒是害怕起来了。

「我是癞蛤蟆呀!专吃天鹅的,妳不怕我吃了你。」

这个二楞子总算进入状况了,反应正常些了。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敢不敢来呀!」

「妳玩真的?」

「嗯,当然玩真的,以为我玩家家酒啊!」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怎幺美人结伴出游还要考虑啊!不过也对,要是他一口就答应了,怕的就是我了。

「怎幺样,考虑好没?」点点他的肩膀,我问道。

「那我回去收拾收拾。」

「没那时间了,我也不能在这待太久,所以你是答应了?」

「妳葫芦里到底卖什幺药啊!」

我知道他心中一定有很多的疑惑,未来的七天我会让他明白的。

「放心吧!会吃亏的只有我,你又不会损失什幺?」

「还说呢,我一早就刷掉了六分之一的薪水了。」

「六分之一!你不是说你一个月有六万块的收入吧!」想不到这小子这幺能干。

「养妳没问题。」

「是啊!我要缩衣节食。」

「为什幺?」

「瞧你刚刚付帐的脸有多臭!」臭到小姐竟然自动降价,想起来就好笑。

「我以为……以为……」

又来了……

※※※

雨过天青,拨云见日,原来我不是冤大头,还飞来艳福,蜜兰诺竟然要我陪她出游。七天,七天会发生什幺事,我能和蜜兰诺共赴云雨,告别守了二十六年的处子之身吗?光是想像,我就已经彷彿乘上云霄飞车,飞入云端了。

可是心里头却突然荡了一下,这云霄飞车会不会出轨啊!只怕落得一个粉身碎骨,想到这不由得头皮麻了起来。

可是想想我所认识的蜜兰诺,除了一点顽皮一点天真,怎幺看都像是无邪的天使,善良的仙女,她会无端端的来设计陷害我吗?我又不是王子,怎幺变都只是青蛙。

匆匆忙忙的採购好她指定的所有物品,然后赶上这班开往台中的火车。

一上火车没多久,蜜兰诺竟然睡着了,是因为一早的奔波让她感到疲累吗?还是她根本彻夜未眠,这一趟台湾深度之旅,会不会是她策划已久的安排,但为什幺挑上我,这个疑问我始终没有得到解答。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蜜兰诺和其他肤浅的女人不一样,她忠于自己的感觉,相信在聊天室我们曾经心心相许的誓言。『不论对方的长相如何,都不会嫌弃对方。』这是我在不断的对自己的容貌失去信心的情况下,蜜兰诺主动提出来的。

可如今,蜜兰诺美若天仙,我自然没有嫌弃她的理由,而我呢?丑若蟾蜍,她今日不嫌我,明日呢?她能日日夜夜对着我这个丑八怪吗?

「好冷喔!」她醒了。「真是的,冷气开的那幺强,有没有外套借我盖。」

「妳等一下。」

八月天里,谁出门会穿外套来着,取出才买的运动衫,勉强充作被子,给她披上,她抓紧衣服就趴在我的肩头,像一只柔软的猫咪般睡着了。车箱的冷气确实是过凉了,她仍不断的将身体依近我,继续找寻着温暖。

看着她不安的蜷缩着身体,我好想把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住,给她我的热情,就怕她会认为我是不怀好意,便作罢了。

「新竹站到了……」

听到车箱里提醒旅客的广播,我看了看手錶,已经坐了半个小时的火车了,转头看看蜜兰诺,她倒是睡的挺安稳的,应该是不冷了吧!

过了一会车子又开始晃动了,再过一个小时就到台中了。

本来也想假寐一下,养养神,车箱里却传来吵杂的声音,我回头一看,二名高头大马的彪型大汉手里拿着一张纸,一一的向旅客们询问,态度相当的恶劣,可是碍于来人的身型巨大,也只有委屈应付。

他们是在找人吧!根据他们的行为,我作如是判断。不管是不是,这种凶神恶煞肯定不是好人,我把盖在蜜兰诺的身上的运动衫拉到她的头上盖住她的脸。

「冷啊!」衣服一移开,蜜兰诺就喊冷,不得已只好把她搂紧怀里。「对不住了。」蜜兰诺像抓到什幺温暖的物体,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又继续睡了。

我长这幺大以来,除了我妈,还没给哪个女人抱过,蜜兰诺算是头一个。我的心脏砰砰然的跳个不停,蜜兰诺的髮香虽然隔了一层衣服,还是飘到我的鼻子里,糟了,我又……有反应了。

现在蜜兰诺靠我靠的那幺近,万一被发现怎幺办?我正想把蜜兰诺推开一些,刚才的二名大汉却已经走到邻座。

「有没有看到这个人?」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用着粗恶口气质问着邻座的乘客。

「没……有。」邻座的老婆婆给吓的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了。

「喂!你看过没有?」另外一个留着平头的大汉转而问向我。

看着大汉手里的相片,我霎时愣住,这不是蜜兰诺吗?

「你看过?」

我的惊讶露出了破绽。

「没有。」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有!我不信。」他一把抓起我的领口,凶狠狠的瞪着我,「你敢骗我要你好看。」

不是我窝囊,场合不对,不然我会要他付出代价,没有人敢对我如此无礼,未免节外生枝,我吞忍下来。

「这个小姐这幺美,谁看了都会惊艳的,可惜我没机会见过小姐本人。」我回道。

「呵呵。」大汉嗤笑一声,放下了我的领口,也收回相片,正要离去。

蜜兰诺却在此时挪动了一下身体,头上的运动衫滑了下来,长长的髮辫落了下来,我再要遮掩,却已被大汉发现。

「她是谁?」大汉大声问道。

「她是我老婆。」情况紧急,只好随便扯个谎。

「真的吗?」

到此刻我才发现原来我像是一个很不会撒谎的人,一眼就会被人看穿。

「你不相信?我叫醒她让你看看。」

「不用了,你老婆肯定很丑,我可不想倒胃口。」说完这幺尖酸刻薄的话之后,我看着他们的背影都觉得他们在耻笑我,如果不是为了蜜兰诺,一定把他们扔到火车外。

士可杀不可辱,我气的紧握拳头,却用不能给予迎头痛击。忽然,一股温暖的感觉贴上了我的手背。

「蜜……」

「好过份,他们怎幺可以这样说……」蜜兰诺二只眼睛恨恨的瞪着已经离开这节车厢的大汉。

我第一次看到蜜兰诺晶莹的美目里透出骇人的杀气,她竟然为了我动怒,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述我此刻的感动。

「没关係,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我安慰着蜜兰诺,很奇怪的举动,明明受伤的人是我,可是安慰人的也是我。

「谁说人丑就不能娶到漂亮老婆。」蜜兰诺忿忿不平的说着。

人丑!原来在蜜兰诺的心里也认为我丑。

「你觉得我漂亮吗?」蜜兰诺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看着我的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蜜兰诺的眼眶里泛着眼泪,是为了我流的吗?

「妳怎幺哭了?」我伸手想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可却又怕亵渎了她而放弃。

「别管眼泪。」她随手擦掉了一边的眼泪又接着道:「我美不美嘛!」

「美,妳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看着她,我说出肺腑之言。

「好,那幺我做妳的老婆。」

 美女与野兽(四)

「好──,妳不是要睡觉吗?继续睡吧!」我若无其事的拍拍蜜兰诺的背,把自己当成大哥哥一样的安抚着她。

我能当真吗?当真了,我就是名符其实的傻瓜了。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她看着我的眼神,纯真无邪。

「相信啊!」我一贯敷衍的回答。

「你不相信,我看得出来。」

「我相信,妳睡吧!不到一个小时就到站了。」

她噘噘小嘴,可能觉得我无趣吧!低下头趴在我的肩头上又继续睡着。她是真的累了吧!不然不会这幺轻易放过我,肯定非问的我脸红心跳不可。

说到脸红心跳,她刚刚说的那句话,竟然没让我心跳加速,是因为明知不可能吗?这是一种自信的反应,还是根本已经失去信心了,不想那幺多了。

蜜兰诺遇到什幺困难了?为什幺那二个看起来绝非善类的男子,拿着相片四处在打听她的下落。在我的印象里蜜兰诺是一个单纯的女孩,莫非那只是一个假象。这一切只有等到了目的地再去了解了。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了,提着二大箱的行李,在拥挤的人潮中下了车。

下车后,我当然一肩挑起提行李的责任,这是责无旁贷的。

蜜兰诺向其它人打听了搭车的讯息,然后我就跟在她后头急行军似的搭上了客运巴士。

放好行李坐定后,我问道:「我们要去哪?」

「清境农场。」

「清境农场!」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她,「妳早告诉我,我可以开车带妳去啊!」

「如果可以早告诉你,就不用那幺麻烦了。」

「好吧!反正到清境还早的很呢?妳可以告诉我到底妳遇到什幺麻烦事了吗?」

「没有啊!我只是突然想去玩而已啊!」

「嗯?只是这样?那火车上的事怎幺解释?」我不是真的傻瓜,我只是丑但不笨啊!她明明是心事重重的。

「我现在不想说,晚上再告诉你好吗?」

看到她眼里的哀怨,我怎忍心再逼她呢?

「哪妳现在还要继续睡吗?」

「嗯。」

点点头,她熟练的靠在我的肩上又继续睡了,而我无聊至极的也只好跟着睡了。直到进入山区,一路上峰迴路转,车身摇摇晃晃的我再也睡不着了,只好看着蜜兰诺熟睡的脸庞乾瞪眼。

多幺精緻小巧的脸蛋,粉粉嫩嫩的,现在仔细看看,好像在蜜兰诺的皮肤上没有任何人工修饰的痕迹,就连口红都没擦,好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儿。唉!不由得我歎口气,我就没有那个命生的如此,要是有蜜兰诺一半好看,我一定会尽力追求她的。

转过无数个弯路,天色也渐渐暗了,原本苍翠的森林,罩上了一层薄雾,随着海拔的拉高,看见的景物也截然不同,但好像上了山路之后,车速就明显的减慢了,甚至有时候会停滞个几分钟。忽然想起来,现在正是暑假期间,旅游的旺季。

那幺!蜜兰诺是临时起意出游的,该不会晚上要露宿郊外吧!想起了住宿的问题,不由得心慌了起来。我露宿郊外是不成问题,蜜兰诺一个娇弱女子,怎幺能够露宿荒郊呢?不怕歹徒,我也怕夜深露重,要是着凉了那可怎幺办?

我轻轻的拍了拍蜜兰诺的肩膀,试图将她唤醒。

她睡眼惺忪张开眼睛,一副我扰她清梦的幽怨眼神凝视着我,羊脂一般的玉指半掩着口,道:「到了吗?」她将头移往窗户,想看清窗外的景致。

「还早呢?我是想问妳,妳订房了吗?」

「订好了。」她态度从容的回答着。

看来是我多虑了,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妳订了几间房?」

「一间啊!」

「那我睡哪啊!」不会要我去搭帐棚或者是露宿荒郊吧!

「一起睡啊!」

她的每一个回答都像是理所当然,但我不能这幺想啊!「妳是说我和你一起睡?」

「没错啊!」

「这不太好吧!」我知道这对我来说应该是最好不过,不过,我可是正人君子,怎幺可以趁人之危呢!

「我相信你是正人君子。」她用信任我的眼神看着我。

本来我是以为我是正人君子,可是当她这幺说出口之后,我反而有些心虚,谁能保证美人在怀时,还能是柳下惠呢?更何况是这幺甜美的一个姑娘。

「呵呵。」她忽然盈盈一笑,可是什幺话也没说,只是继续望向窗外。

她在想什幺呢?是真的相信我?还是有意考验我?那可千万不要,我怕会经不起诱惑,癞哈蟆真的把天鹅给吃了。

但是如果是她主动来引诱我,我又该拒绝吗?就在我癡心妄想之际,停滞的车身又开始晃了起来,我的脑袋也晃了一下。多可笑,也许我只是蜜兰诺的一个免费保镳,突然想起我曾经对她说过我是跆拳道黑带的事了,也许她只是看中我这一点,所以才选择让我陪着她亡命天涯了。

好吧!既然佳人看的起,我只好捨命陪佳人了。

今天是星期六,这二天先看看是什幺情况,如果有需要再向公司请假吧!既然出来了,就放鬆心情好好游山玩水吧!

坐了好久,伸个懒腰,当我伸直了腰桿,张开了双臂,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看着蜜兰诺的背影,突然想起电视上常出现的一个画面,男孩子都会故意藉着伸懒腰,然后把女孩搂进怀里,我是否应该如法炮製一下?

「我还不知道你的本名呢?」我正想那幺做时,蜜兰诺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话。

「我叫杨晟。」我连忙收回不安分的手,回答了她的问题,「妳呢?」

「我的名子很好笑的。」她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不会她叫做什幺阿珠阿花之类的吧!

「说嘛!我不会笑的。」就算真的叫阿珠也决不笑,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真的?」她认真的问着。

「真的。」我也认真的回答。

「那我说了!」

「我洗耳恭听。」

「蓝玫瑰。」

「这不太像名子吧!」我确实没有笑,反而有点生气,我老老实实的报上真名,可是她却没有认真的回答。

「我真的姓蓝名玫瑰啊!要不要给你看我的身份证。」她好像看出我的不信认,真的做了一个要掏出皮夹的动作。

「妳说是就是了。」老实说我还真想看看她的身份证,但是那样就太伤人,既然她不愿意说就算了。

「唉!」她歎了口气,从牛仔裤里拿出皮夹,摊了开来放在我的腿上,「你自己看,我有没有骗你。」

我从腿上拿起她的皮夹,一张粉红色的身份证就秀在眼前,好清秀的一张大头照,相片的左边清楚的印着『蓝玫瑰』三个字,最左边是她的出生年月日,原来她只比我小二岁,生日是八月五日,那不就是今天。

「今天是妳生日!」我惊讶的开口。